top of page
搜尋
  • 作家相片uncle2 hk

「二叔公」孔慶森揭開當舖經營奧秘港九押業商會理事 近年交棒醉心鐘錶



本港當押業向來予人神秘印象,且衍生一些「都市傳說」,如山窮水盡才入當舖、典當物品會被店員瘋狂壓價等,其實多屬誤解。香港國際錢幣展銷會暨古董錶交易會(HICC)執行董事、港九押業商會理事孔慶森(Sam),擁有近40年行業經驗,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開始協助打理家族的押店,到近年他部署交棒,專注鐘錶生意及HICC品牌;這位鐘錶界「二叔公」(當舖店員「朝奉」的俗稱)最近接受本報專訪,拆解外界對當押業的迷思。

當押屬高門檻行業,一般要經熟人介紹始能入行,Sam的父親早年從內地來港,在親戚經營的當舖工作,後來自立門戶;而Sam完成學業曾短暫任職紀律部隊,其後決定返祖業幫手,「初時乜都唔識,由秤一両金、一隻錶學起,嗰時仲有好多特別嘢當(押):火機、筆、相機、錄影機、手提攝錄機……呢類非金銀珠寶首飾都唔少。」押店職員何解叫「朝奉」?因典當者像朝聖般把物品高舉奉上;至於俗稱「二叔公」,有傳是「二叔」與「易贖」諧音,又因朝奉全為年長男性,因而得名。


多為周轉非沒錢 無開天殺價

談到客源,Sam透露近年外傭出入當舖愈來愈多,相對於八十年代,則幾乎絕無僅有,「當時舖頭喺大埔,(客戶)主要係水上人、蜑家人,外界覺得有經濟困難先至搵當舖,其實唔一定,當年錢銀周轉不及今日容易,好多當嘢嘅人並非真係無錢,只係一時需要周轉,例如做生意買貨,仲有賭錢,有人開(地下)賭檔,做莊隨時要現金周轉,都幾多呢類生意,另外喺麻雀館輸咗,可能戴隻金勞(勞力士金錶)都萬幾蚊。


當舖的營運主要賺利息和差價,因此開價大有學問,入行多年的孔慶森駕輕就熟,「通常有個門路check(查)到物品價錢,金有金價、錶有錶價,就算其他『立雜嘢』,都可以喺市場搵到大概定價;金最簡單,睇當天報價幾多,假設一萬蚊一両,你無理由當一萬一啩?當9000蚊,有1000揸手,唔夠?8000!個客可能話『有冇搞錯,一萬當8000?』,大家慢慢negotiate(談判),可能講緊十幾個%。」


多年來無數影視作品,只要涉及當舖情節,當押人總是誠惶誠恐地入內幫襯,被朝奉開天殺價,惟Sam澄清現實絕非如此,「壓價無用!掉返轉你攞層樓去按,銀行壓到你得返20%,即係想唔做你生意,個客會走,對生意無好處;你壓到咁低,生意額咪低囉;做當押唔同收購,件貨銀碼要有返咁上下先賺到利息。」


九成物品會贖回 外傭客日增

另一「習非成是」的迷思,有很多人以為當押物大多「一去無回頭」,事實不然,「我哋從來唔預攞去變賣,根據經驗,差唔多90%客最後會返嚟贖,即係抵押,一般4個月期限,亦可以再傾,唔會一到4個月立即一刀切;而外傭贖返物件嘅比率同樣好高,不過濕碎啲,佢哋如果當(押)貴嘢,就十居其九死梗(斷當)。」


以往外傭偷僱主物件典當事件偶有所聞,這方面Sam絕對有經驗應付,「外傭一般拎來(當押)嘅金飾、手錶或其他物品,個style(風格)係同我哋本地人有啲唔同,例如拎隻龍鳳鈪嚟,諗都諗到(有古怪)。」根據現行《當押商條例》,開當舖要先取得警務處處長發出的牌照,條件包括不得收取任何未滿17歲人士當押物,以及要先檢查對方身份證明文件等。

不說不知,業界與警方一直有溝通機制,「我哋要將每日入嚟當嘢嘅客人資料呈報畀警方:人名、地址、身份證號碼、當啲乜、幾月幾日當幾錢,警方再喺內部(系統)check,睇有無人報失。」


近年市場貸款模式愈趨方便,會否影響當舖生意?「客人係少咗,尤其真係好窮嗰班,而家主要係真正做生意嘅客,同埋(押物)銀碼不跌反升,因為物價貴咗。」

每間當舖裝修格局大同小異,門口必定有個屏風(又稱遮醜板),相傳是為免當押者被街外人看到而尷尬,也有說法是當舖「擋煞」之用;另外還有永遠高高在上的櫃枱,外界普遍認定是想營造「他上你下、人尊你卑」之感,減低當押人議價能力,惟Sam強調,這種設計主要是保安考慮,一來讓朝奉看清四周環境,同時防止街外人看到櫃枱內部情況。

身為押店掌舵人,Sam整日面對金銀珠寶和古董名錶,漸漸成為專家;九十年代末至千禧年初,他眼見名錶市場發展蓬勃,靈機一觸,與朋友合作涉足買賣,在日本搜羅勞力士等名牌回港銷售,「當年資訊未咁發達,你手握多少少已經好易跑贏,加上日本款比香港多,利潤都幾可觀。」


背後人生百態 既唏噓也感觸

典當的人背後各有故事,Sam見盡人生百態,「有時同佢(當押人)溝通過程中,真係感受到有幾需要(周轉),之前有個婆婆嚟當對龍鳳鈪,無幾耐佢嫁女,婚宴一定要戴,我哋信佢,無條件借出一晚,等佢喺屋企人面前過到骨,結果第二朝真係拎返嚟,最後並無贖返。」

另一次有位少婦,帶着只有7、8歲的女兒到來,表示要當小朋友部手機,女孩一言不發摔開母親的手,逕自走出店外,「當下個感覺其實都幾淒涼,我諗個女從此會好討厭當舖,但我又無理由自己送幾千蚊畀佢,唯有盡量出個高啲嘅價。」

本港目前約有近200間持牌押店,當中100多間屬港九押業商會會員,現為商會理事的Sam,一直對業界有份情意結,「始終老本行,適應咗」,惟他近年已把當舖交予姪兒及團隊營運,主力發展鐘錶及HICC品牌【見另稿】,尤其後者,「有份使命,用咗咁多心機,做咗咁多去傳承呢個品牌(HICC),當然希望不負所託。」


採訪、撰文:許鎮邦

攝影:黃勁璋、受訪者提供

來源:https://www1.hkej.com/dailynews/finnews/article/3560124/「二叔公」孔慶森揭開當舖經營奧秘

9 次查看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