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uncle2 hk

《典當人生》體驗當舖文化

Updated: Sep 14, 2020

時間:2018-04-09 03:15:38

來源:大公網


圖:學生寶文因年紀太小未能當掉玉佩而難過


根據《典當人生》(糊塗戲班的小劇場製作)的編導葉萬莊於場刊所寫,原來現今香港仍有約二百間當舖,皆因一些到過當舖的人(如長者)會習慣地繼續走入當舖。新世代普遍慣向銀行借錢或喜歡在網上變賣東西,《典當》正好讓筆者在內的觀眾初嘗當、贖東西的滋味,以及認識一下日漸式微的典當文化。

  觀眾經歷典當過程


  觀眾先走入一個當舖場景,並可拿自己的物品給當舖典當,飾演「二叔公」(即接收典當物品並判斷物品值多少錢的店員)的演員們會跟觀眾討價還價,決定物品價錢後又會用毛筆於當票寫上價錢,觀眾會收到當票連現金(真鈔)以供看完演出後贖回物品。


  經歷過模仿真實的典當程序,觀眾會進入像當舖倉庫的等候區等待正式演出,一件件綁上小木牌、當票並附價錢和資料的典當物品懸掛在倉庫中,然而最吸引筆者的還是物品主人寫下自己跟物品之間的感情、故事。現實的當舖不會讓物主記下自己的感情與故事吧?但不代表這些感情、故事不存在,顧客盼盡快贖回心愛物品的難捨之情,正是只會提供應急錢的銀行財務公司所欠缺的。


  值得一提的是,觀眾離開等候區後會坐在觀眾席看劇,劇末二叔公(即老年文昌,喬寶忠飾)用刀削小木牌教筆者難理解用意何在,至謝幕時才解釋木牌上的字可削掉以循環再用。若這解釋能於劇中由文昌以獨白或其他方式道出來而非於謝幕時「解畫」,便沒那麼突兀。


  為了提升觀眾追劇的意欲,戲未正式演出就有角色向觀眾問:「有冇去過當舖?有嘅話,當過乜嘢?」而文昌更問:「以前顧客到當舖當仔(嬰兒)時,二叔公會喺紅紙寫字後交給顧客,估嚇寫乜嘢字?」還提供毛筆給觀眾寫在紅紙上,結果既有觀眾指自己當過棉被,亦有觀眾寫「快高長大」,原來兩者都真有其事,可於「當舖日常速影」這場戲中找到相關的情節。


  《典當》也讓觀眾認識到:二叔公又可稱為「朝奉」,朝奉會用秤、顯微工具以得知典當物品的重量、價值;二叔公會上香祈求典當物品能保存得好,將到期而沒人贖回的典當物品則會放售。歌手/舞女會將閃耀的服裝拿去典當,就連警察也會到當舖尋找失物,當然亦有騙徒拿假貨去當……編劇寫得不足夠是當有人攜嬰兒去典當,二叔公實際上如何處理?相信答案會充滿戲劇性,偏偏卻沒有答案給予對「當仔」過程感到大惑不解的觀眾。


  兩個故事人情味濃


  當觀眾還在等候區時,負責土地發展的官員已游說鴻昌大押(即劇中的當舖)的新一代掌舵人李朗晴(黃詠文飾)遷出現有的舖位,李不肯遷出,除了因為這是祖業、舖位位於香港僅存四棟的弧形騎樓式舊建築,以及怕經營新舖要面對租金飆升外,更重要是當舖的傳統文化與人情味很大可能會遭大型購物商場趕絕,以至無法經營,《典當》便重點寫出兩個具濃重人情味的故事,讓觀眾體會傳統當舖的可貴之處。


  其一是《爺爺的手尾錢》。


  家安(李煥林飾)爛賭,爺爺(喬寶忠飾)卻不斷借錢給家安,使家安的姑姐(黃詠文飾)也覺得爺孫都過分。原來爺爺怕不借錢給家安就迫他走上借貴利之路。爺爺不斷有錢借給孫兒,是由於他將自己的貴重物品拿去典當。但最感人的還是爺爺離世前準備了一大筆錢(即手尾錢)給孫兒,這筆錢教家安醒悟到是爺爺的遺物,若拿遺物去賭是十分不孝,於是家安便拿這遺物去典當並向二叔公承諾會於五年內贖回遺物。


  為什麼家安不去銀行存款而選擇當舖?觀眾很易便想到存款時的一張鈔票跟提款時的一張鈔票,不會是同一張,但典當與贖回的鈔票都會是同一疊、同一張,家安的做法可見他對當舖有一份長久的信任,而二叔公也欣賞家安的孝心,愛、尊重與使命感成為二人交易時觀眾深刻感受到的人情味。


  其二是《老師的舊鋼筆》。


  女學生(黃詠文飾)的爸爸遇上意外卻沒錢做手術,她便拿一塊玉去典當,但二叔公(即戴俊笙飾的少年文昌)以「你未成年」為由拒絕,碰巧跟女學生不相識的黃老師(喬寶忠飾)在店中,黃老師不但代替女學生完成典當手續,更願意幫她交學費,而文昌亦額外將一些錢捐給女學生以應急,難怪文昌說典當業是「為人開方便之門」及「與人為善」的行業。可敬的是,導演將劇中人的為善精神轉化為觀眾可實際參與的善舉,觀眾於贖回自己的物品時可隨意付上利息(捐款),利息會捐給「無障礙劇團」。


  黃老師於移民前將一支鋼筆交給文昌,文昌用這支筆寫信給在加拿大的黃老師,一寫便寫了多年,直至文昌於當舖遇上長大了的女學生才將筆轉贈給她,舊鋼筆與當舖見證的是人與人之間用心去維繫的深厚情緣。


  四位演員一人分飾多角,都能將每個角色的特質演得神似,如老年文昌與爺爺同是長者角色,但在喬寶忠的拿捏下二人的說話語氣、眼神是截然不同的,不會使觀眾混淆兩個角色。導演安排同一位演員分飾身份對立的角色,如戴俊笙既演爛賭的大強又演年輕的二叔公(兩者都肯汲取教訓),李煥林既演警察又演騙徒,黃詠文既演純品學生又演艷麗女郎,都為觀眾帶來重重驚喜與趣味。這趣味不只源自演員「扮嘢」所需的觀察力、模仿力和服裝造型的配合,還源自演員精準而從容地演活不同角色的心態、想法。


#pawnindustry #uncle2 #pawnblog

4 views

Recent Posts

See All